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柏林光的博客

健康、快乐、幸福!

 
 
 

日志

 
 

不老的身心: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心灵导师《02》  

2013-08-30 18:08:52|  分类: 馆藏图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老的身心》 第一部分

      到了109岁,贝尔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可能达到的生理年龄极限并且进入了一个不确定的神秘领域。这是与长寿相关的一个谜,因为科学依然无法预测这个人将活到多大年纪。

《不老的身心》 长寿的科学


    长寿的科学
    到了109岁,贝尔已经远远超过了人类可能达到的生理年龄极限并且进入了一个不确定的神秘领域。这是与长寿相关的一个谜,因为科学依然无法预测这个人将活到多大年纪。遗传学并不是答案的全部内容——因为根据记录,没有一位百岁老人的父亲或母亲也是百岁老人。生活习惯也是问题,像贝尔这样的人生活在营养不良的边缘,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按照现代标准看生活条件很差,但是她的寿命超过了99 999%的同龄人,包括那些生活条件优越得多的人。根据官方记录,美国历史上最长寿的人是黛丽娜·夫金斯(Delina Filkins),一位来自纽约赫尔基摩(Herkimer County)郡的农村妇女,她在1928年去世时113岁。(常常会有人出来声称年纪很大,而且无疑曾经有人活到115岁以上。)贝尔还没有打破长寿记录,但是称她成为长寿中的佼佼者,一点也不夸张。
    一个记者问她:“你感到孤独吗?”
    贝尔回答说:“是的,有时我感到孤独。”年纪很大的人难免会孤单,因为一齐走过人生旅程的亲人朋友都已经先后离去,贝尔是这方面一个典型。她曾埋葬了三个丈夫,一个兄弟和六个姐妹。(与同龄妇女不同之处是贝尔没有孩子。)她的侄女们现在都因为年迈而无法照顾她。
    据说在珠穆朗玛峰一个普通的登山季节,大约会有64位登山高手抵达大本营。在这一组人当中,只有世界上最出色的很少数登山者——大约三分之一会去攀登最高峰。其中两名登山者会在这一过程中丧生,而只有四人能够成功。贝尔就像这四位登山者一样站在离人类长寿顶峰10米左右距离,她筋疲力尽,很难再向前挪动一步,却的的确确已经接近了顶峰。
    在今后几十年,到达长寿山顶的人会越来越多。如果没有早期心脏病或不治之症或其他事故,你和我都很可能会至少抵达大本营。85岁到90岁的人过去很少见,但今后会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报纸会经常刊登居民过百岁生日的新闻,就像他们现在印发关于双胞胎的消息一样。只有在某人活到110岁时,这才会具有一些新闻性。
    你能想象自己满100岁那一天是什么样子吗?这是一个概念上的大飞越,相当于要求你的两岁的孩子想象他到中年的情景。但可以想象自己也到50岁(也许你已经到了),然后再掌握这样一个惊人的事实:你50岁的那一天就是你的第二个生日。一个完整的生活很可能在等待你,这一生活将很可能持续30年,或者很有可能是40、50甚至60年。对于以往的每一代人,50岁都是应当放慢速度的时候。孩子们都大了,上大学了,甚至已经结了婚,而且可能有了自己的孩子。事业已基本定型,而且一个人已经比较清楚他是否成功。年轻时的理想主义早已褪色;中年危机已经过去了,或者如同一场暴风骤雨,或者如果你幸运的话那只是地平线上酝酿的风暴。
    但是在50岁出生!生活并没有就此为我们作任何准备。然而根据加利福尼亚卫生局的研究报告,只要医学能够铲除一项对身体的主要危害——动脉硬化,加州妇女平均寿命将提高到100岁——平均寿命。
    与你第一次出生相比,50岁的出生将使你体验到长处和短处。在两种情况下,一个全新的为人所不知的存在将会展现出来,但你第二次出生的最大优势是你可以提前计划。第一次出生则是硬塞给你的,而且你的父母对你而言是陌生人,加上一个令人尴尬的身体还需要接受训练才能完成最简单动作,以及因你的大脑需要整理的影像和声音只有通过大脑加工才能使你对这混乱的五彩缤纷有所了解。到50岁时,所有这些工作均已完成,“老辈老年”的可怕形象迅速瓦解,第二次出生的明显缺陷是没有一个全新的身体,但这并不会从根本上影响你的生活。即使无法战胜疾病和身体虚弱,也会将其大大推迟。
    由于有了策划整个新生命的各种可能性,我决定认真地对待这个机会。我将所有关于老年的成见置于不顾,并且带着一张心愿清单开始我的第二个生命(对我来说还要等四年时间)。我如果活到100岁,希望得到什么?以下各种要求马上闪现出来:
    如果可能,我要获得更多时间。
    我要维持身体健康。
    我要清晰敏锐的大脑。
    我要积极处事。
    我要拥有智慧。
    刚刚将这些要求写下来,就发生一件奇特的事情——它们似乎都是近在咫尺的事。我为什么不应该尽情享受生活?只要生活美好,希望更多拥有生活是自然而然的。我为什么不应该保持健康?我知道为保持健康今天应该怎么做,而且明天我可以以同样方式生活。我的大脑现在很清晰,很警觉;只要我不断使用大脑,它没有理由一定要随着时间而暗淡下去。我一向很活跃,为什么要担心我有一天会坐下去就再也起不来呢?如果我还不具备智慧,那更好,智慧是要按自己的时间送上门的礼物。如果我不能自己做好准备等待这最后的金苹果的到来,那我的其他欲望也就毫无意义了。
    凭着这个普通的单子,我已然将生存从一个危险转变为一个令人向往的目标,因为单子上都是我真心想要的东西。根据民意调查结果,80%的美国人对“你对今天生活是否满意?”的回答为:“是。”然而大多数又说,他们不愿活到100岁,因此他们对于从今天到一百岁之间所带来的损失观点一致。这一自动实现的预言只有通过选择随着年龄改进,才会改变。如果你带着高兴、创造力和好奇心迈入老年,老年是一种优雅状态。这些素质要求充分投入现时生活,因为今天是长寿的青春时光。
    老模式中无可争议的前提是身体会随着时间老化,生活会变得越来越贫乏。过了一定年龄之后,生活中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少,而这一定年龄是由每一个社会和每一个人所界定的。新模式告诉我们,生活是一个不断转变(而不是衰退)的过程,因此生活充满增长的无限潜力。为了保持在几十年间不断发现新的可能性,必须要知道这些可能性的内容。我们在生活的第二个50年当中,应该在身体、精神和情感方面有什么样的期望?一门关于长寿的新学科为答复这些问题应运而生。其实对旧模式最坚信不疑的人现在都认为我们的身体没有经历过自动衰退的熏陶。只有自己发现长寿之道的人才会敲开长寿的大门——科学仅仅是在对年纪较长者已经体验的各种身体功能改进加以证实。
    这一节中,我将阐述这些新的研究结果,以期找到其中对大部分人,甚至所有人都适用的长寿要领。人的生命极富弹性。一个像贝尔这样的人能够活那么长时间似乎不可思议。他们面对着许多不利因素:既贫穷,又是黑人,没有充分的医疗条件,一生大部分时间饮食大概都是高脂肪、低维生素。长寿科学必须考虑到这些不规则因素,而且我认为这是研究超越身体因素的身心问题的唯一方法。根据生活习惯来了解贝尔是远远不够的——对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生物学家和老年学家就如何延长生命搜集了许许多多信息,仅靠新的数据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有健全生活的实际例子。加州大学伯克利分院的盖·卢塞(Gay Luce)和他的同事进行的一个老人成就探索项目就是这方面一个令人振奋的试验。这一项目始于1974年,目的是试图恢复65到85岁老年人的活力,结果取得了惊人的成功。许多人的生活发生改变。一位妇女在74岁时悲哀地抱怨说生命已经结束了,而到91岁却写了一本书,并且开始四处旅行,为濒死者创造一个体面环境游说演讲。人们发现,通过呼吸练习和意念引导,他们可以消除一些长期症状——偏头痛、头晕和关节炎的痛苦。一位退休妇女本以为自己基本上属于色盲,却通过学习绘画而发现自己可以从事室内装潢,而且重新布置了自己的家。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一个有意义的秘密核心等待被发现,而发现了这个核心的人都可以做我的老师,帮助我走过今后的生存道路。他们都经历了第二次诞生的年代。他们都是长寿方面的真正科学家,因此也是这方面的天才。

《不老的身心》 最长寿者的启迪


    青春百年:最长寿者的启迪
    大多数人都没有遇到过百岁老人。在历史上,活到一百岁就像怪物一样稀少。维多利亚时期对英国贵族进行过研究,这些人在当时社会是丰衣足食、护理得当的群体,但是往前查十个世纪也没有找到一个活到百岁之人。第一个百岁人名叫洛德,他于1997年以101岁高龄去世。在今天的工业化国家,每一万个人当中有一个人会突破百年标尺,而这一比例正在迅速增加,增长速度超过人口任何其他部分的发展速度。
    如今活着的最年长者往往不只是幸运的幸存者,而是带有令人羡慕的人生态度和价值观的个人。社会学家在研究百岁老人时会不可避免地看到令人吃惊的现象,这就是他们对自由与独立的执著。在其一生当中,百岁老人常常会避免受到制约。在传统上,许多人都为自己做事,很少屈身于现代公司制约。他们为自己的独立而自豪。
    正如我前面所说,研究人员用以形容百岁老人最为频繁的词是:善于适应。在其生活中的某一点,所有人都遭遇过损失和挫折。即使是最严重的损失,诸如结婚五六十年的配偶过世,在经过悲痛哀悼之后,生存者还是要继续生活下去。作为一个群体,百岁老人有着其他一些显著共性。埃尔波特·罗森费尔德(Albert Rosenfeld)在其关于长寿的力作《延长寿命II》中介绍了关于他对1200名百岁老人所作的采访。“显然,尽管这些人工作都很努力,而且喜欢他们的工作,但是他们显然都没有很高的抱负。他们都希望相对安静独立地生活,往往对工作、家庭和宗教都比较满意,并且较少遗憾。几乎每一个人都表示了对生活的强烈愿望,以及对简单经历和生活乐趣的高度赞赏。”
    如果衰老仅仅是磨损的问题,我们应该看到所有百岁老人身体虚弱,蜷缩在许多部件正在失灵的躯体之内。实际上很多百岁老人身体依然比较健康、不到五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身体不好或有功能障碍而需要在吃饭、走路、洗澡等方面得到帮助。大多数人都可以独立生活(基本上都不使用拐杖或助步器),而且许多人都在继续工作,至少在为自己收拾房间和照顾自己。
    对百岁老人而言,要确切地说一种“长寿个性”会失之褊狭——善良、安静、睿智的爷爷或奶奶仅仅是许多个性中的一种。活到100岁的人常常会是自私、玩世不恭和不大合群的人。他们的共性是一种远远超出个性的独立感。为说明这一点,1973年在纽约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年龄超过87岁的79名健康老人当中,基本上没有人去看病,而且没有人住进护理医院,也很少有人住进养老院。主持这项研究的高级精神病学家斯蒂芬·朱伊特(Stephen Jewett)医生明确表示,他的研究对象不仅仅是继承了良好基因的侥幸长寿者。
    诚然,他所研究的79位老人都在45岁至60岁的中年时期免受诸如心脏病和癌症等灾难性疾病的影响(这就是坏基因、高血压、高胆固醇、吸烟、酗酒和其他消极因素常常置人于死地的阶段)。但是朱伊特的研究对象到了八九十岁时同样健康,说明他们得到一些有力的积极因素的帮助。
    朱伊特的研究在广义上分析了长寿,他所看到的大多数因素都是主观的,涉及到人的自我感觉。相比较而言,与长寿相关的纯粹客观因素则不多,并且属于一般性质。
    身体特征
    不算太胖,也不算太瘦。
    一生体重起伏不大。
    整体肌肉强健。
    把握有力。
    皮肤细嫩。
    依然开车并且参加体育活动。
    心理特征(包括生活习惯和行为)
    资质超群,关心时事,记忆力强。
    没有精神负担,少有疾病,无意操心。
    自由选择职业。他们常常是自己做老板,他们喜欢种田,并且从事幼儿园业务,和法律、医学以及建筑业的工作;其他人会主管自己的小企业,同时加入一些大商号。大多数人不会提前退休。
    ——大多数人在五六十岁时经历了大萧条,受到严重打击,但是他们都恢复过来了,并且开始了新的一页。
    他们享受生活。都持有一定乐观主义和一种明显的幽默感。他们会对简单的乐趣作出反应。生活似乎就是一次规模宏大的冒险。他们可以在别人只看到丑陋之处看到美丽。
    调适能力一流:虽然许多人珍惜童年的记忆,他们却希望生活在充满变化的现时之中。
    他们并不关注死亡。
    他们继续满意地过着一天一天的生活。
    他们在广义上都可以被归类为信仰宗教,但没有人显示出极端正统的信念。
    他们饮食适度,但是愿意体验新事物。没有特别饮食。饮食包括各种各样高蛋白、低脂肪食品。
    他们都习惯早起。平均睡眠为六到七小时,尽管会在床上躺八小时。
    (睡眠较少或断断续续在老年人当中十分常见。)
    没有一致的饮酒习惯。有些人喝得不多,有些则一次喝很多,有些完全不喝。
    吸烟——有些不抽,有些抽的很少,而且很早以前就戒了,还有少数顽固者吸烟斗。
    药品——他们一生吃的药比许多老年人一个星期的用药都要少。
    多数人喝咖啡。
    我前面已经谈到其中一些因素,现在再来谈一谈单子上的身体特征,虽然不多,但说明问题。

《不老的身心》 长寿与体重


    长寿与体重
    一生维持相对稳定的体重比过胖或者过瘦要重要。正如关于长寿的许多调查结果一样,这一项听起来并不重要,但实际上却意义深远。曾经有人追踪调查1916年至1950年毕业于哈佛大学的11700名学生的饮食情形,研究特别注意到他们过了中年以后的体重记录。从1962年到1988年所搜集数据表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如果体重明显有所增加或减少会影响到人的寿命。
    与那些体重保持稳定的人相比,在十年间体重减轻11磅以上的人死亡率高出57%,死于心脏病的风险在75%以上。体重在十年间增加11磅以上情形只是稍好一点,与那些体重保持稳定的人相比,死亡率高出36%,而他们死于心脏病的风险一下就增加到200%以上。这一调查结果推翻了人们通常的错觉,认为过于肥胖才是主要危险信号,实际上只要临床诊断不是肥胖症(定义是超出正常体重15%以上),多出几磅不会影响寿命,反而会延长寿命。
    鲁本·安德列斯(Reuben Andres)博士进行的广泛精算研究表明,死亡率最低的是体重超标10%的人,而死亡率最高的是体重长期不达标的人。安德列斯是建立在包括各档收入和社会各层次的数百万人的研究之上的,推翻了将苗条身材与各种健康美好事物画等号的社会价值观。结果,许多医生都有意忽略与流行观念不符的事实。哈佛的研究借助稳定体重的优势驳斥了传统观念的谬误。这一研究还证实了人们长期所持关于强制减肥很不健康的观念,但是将此称为仅仅涉及身体的因素令我感到费解。体重无疑是与自我形象相关联。许多青年男女都在学习借助减肥迅速改变自己糟糕的形象。他们身体越瘦,自我感觉就越良好,以致他们认为通过减肥可以解决全部问题。
    然而,体重减少5磅或10磅所带来的只是很肤浅的表面改变,因为还没有涉及到情绪问题。通常,长期节食者会陷入所谓“溜溜球综合征”(yo-yo syndrome),在自我感觉相对较好时掉几磅肉,而随着自我感觉变坏就会很快长回来(而且还会再多几磅)。体重的增减都会缩短人的寿命,这一事实促使我认为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自我感觉较差。维持稳定体重的研究对象可能在心理上都自我感觉良好——这是挽救他们生命的美德,而不是体重本身。经确诊的肥胖症容易导致心脏病和乙型糖尿病,但是锻炼身体可以抵消肥胖的影响,因为多余的几磅体重对于心脏是较好的有氧运动。

《不老的身心》 长寿与锻炼


    长寿与锻炼
    朱伊特的研究对象有着很强的握力和健全的肌肉,这表明他们都是积极活动的人。然而,显然这里没有多少人参加有系统的锻炼,虽然锻炼本身可以阻止衰老。要得知这一费解现象的原因,就必须进一步了解实际上需要多少活动会有助于长寿。
    有氧运动研究院的史迪温·布莱尔博士(Dr Steven Blair)与同事们利用走步机对1万名男性和3000名女性做了试验,然后对这些人做了八年跟踪,以确定各种水平的锻炼对人体有所帮助的程度。
    难怪活动最少的人死亡率最高——长期不运动的男性死亡率比身体最好的男性高三倍,而最不活动的女性死亡率比身体最好的女性高五倍。令人吃惊的是只要少量活动就可以大大改善身体状况。有些人每天走30分钟,每周走六天,他们的死亡率与每周跑30到40英里的人几乎同样低。布莱尔得出的结论是,为健身而锻炼与为健康而锻炼不同。只要你定期进行少量活动——相当于每天走半小时——就可以达到益寿延年的目的了。
    用另一种方式来表示,就是进行任何活动都比呆着不动要好很多。在布莱尔的研究中,不运动的男女死亡率比每天走路的人高一倍。走路每小时消耗290到430卡的热能,主要取决于你行走的速度。平均下来,走30分钟的路可消耗180卡热能,这也就是维持身体健康所需要的数值。你大致可以通过以下每一项消耗相等的热能:
    跳舞30分钟
    打网球20分钟
    上山远足17分钟
    游泳15分钟
    如果你要通过做家务劳动来消耗等值热卡的话,以下为各项内容所需时间:
    打扫房间40分钟
    后院清除杂草30分钟
    院子割草25分钟
    铲雪15分钟
    我并不是说你在锻炼时应该数着热卡,提出这些数字是要表明,你可以轻松地维持健康状态,而无须对没有每天早上跑五公里或在游泳池游几圈而感到内疚。你每次爬楼梯而不乘电梯,每上一层身体要消耗4 5热卡,但这一数字并不说明太多问题。爬楼梯是很好的运动,每上一层心跳都会加快10下。
    芬兰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每天爬25层楼梯的人会达到健身目的。一口气爬这么多层有些过分——给心脏造成这样大的负荷会有危险——但是生活在二楼的人每天可以上下十几次;加上在上班和购物时爬楼梯的机会(每次见到电梯,附近都可以找到楼梯),一天爬25层其实并不难。问题是要留意各种机会。
    能每天做少量运动比仅仅等待周末好得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运动方式会给身体造成很大压力,每天少量运动比较适宜。是否将你的活动称为“体育运动”完全取决于你——有些人就是对体育或锻炼不感兴趣,不过你也可以通过叠床、爬楼梯,走路去吃饭而不坐出租车、提大包食品走路回家等方式进行活动。要实现整体健身、锻炼肌肉并增强耐力,就需要做更长久更持续的锻炼,此处所列各项活动可以加快血液循环并增加肺活量。
    定期进行有氧锻炼会使你更为健康,但却未必能明显增寿。事实上,在30年间对哈佛毕业生所作详细研究表明,高强度锻炼(每周消耗2000热卡,或相当于跑18英里的运动量)会增加一至两年的寿命。根据心脏病专家的推算,要消耗2000热卡,需要每个星期锻炼六天,每次跑30分钟;而且还要加上每次换衣服并且前往运动场的半小时时间,完后回家、洗澡和换衣服的半小时时间。如果一个人从30岁开始跑步,到75岁时用在锻炼身体上的时间相当于一两年。由于基本上等于寿命延长的时间,所以净收益为零。强运动量只是给你一种益寿延年的感觉。但关键并不在于你不应该费力锻炼身体,而是如果锻炼,就应该知道你得到的回报是较高的生活质量——这肯定是一个很大的收益——而不是更多时间。

《不老的身心》 长寿与饮食


    长寿与饮食
    朱伊特的研究中显然缺少了饮食的作用一项。没有任何一部分提到尽力控制胆固醇的意图,没有要坚持服用维生素和矿物质的说法,没有关于健康饮食、纤维补品或素食等方面的建议。百岁老人的饮食多种多样——这已经由所有研究证实——但实际情况是他们能够维持稳定体重就意味着他们进食适度。除此之外,我们如今对饮食的许多观念似乎都过于严格。最近一项有针对性的研究则强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在芬兰,心脏病发作率一直为世界最高,心脏病研究人员选定了1200名属于心脏病高危群体的企业管理人员,因为他们显示出一项或多项心脏病典型病因,例如肥胖、高血压、高胆固醇以及吸烟(每个人每天吸十支烟以上)。这些人有一半接受一个长达五年的密集健康计划,包括饮食控制、定期健康检查以及潜在危险病因的详细记录,另外一组人则随意按照自己的习惯生活,但是定期体检。
    到5年结束时,研究人员十分惊奇地发现控制胆固醇、热卡、糖和饮酒的一组死亡率高出很多——包括高出一倍的人死于心脏病发作。而且严格控制组一直被告知,应该食用非饱和脂肪(植物黄油)(polyunsaturatedfat),用鱼、鸡和蔬菜取代红肉,不能吸烟而且控制饮酒。15年之后,统计数字显示依然是一边倒:在医护人员严格监控的那一组有34人死于心脏病,而普通组则只有14人死于心脏病。
    无论从哪方面看,普通组在继续吸烟喝酒,一日三餐无节制的情况下应该是发病率较高的。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研究结果并不能肯定控制饮食和胆固醇真正有助于健康的维护,但结果肯定证明了目前严格控制饮食做法的局限性。
    因为英国心脏病权威曾明确指出:“这些研究结果并不是说你可以肆无忌惮地胡吃海塞。但是我个人的感觉是,如果一个人在生活中被一群医生和好心人为控制其饮食和生活习惯而搞得筋疲力尽,这种骚扰和无法自主的因素会使他感到忍无可忍。”
    这里的重要用词是无法自主。如上所述,一种拥有个人自由的感觉加上个人幸福,对于老年人维持健康极为重要。恐惧不是一个积极动力,因为它会导致自身压力。然而成百上千万人都在胆固醇的问题上被洗脑,以为与高胆固醇相比,恐惧是很小的代价。这是一种极为短视的观念。胆固醇在40年前就被视为有害于身体的因素,然而每个细胞同时又有赖于胆固醇才能生存(除其他功能外,胆固醇还构成细胞膜的关键部分),我们体内的胆固醇有2/3并非来自食物,而是由肝脏提供的。
    关于低胆固醇对人体有益这一说法已经越来越受到置疑。在全世界所作18项大规模研究当中,美国、日本、欧洲和以色列对65万人进行的调查推翻了关于这种说法。所研究的125,000名女性在胆固醇有高、有低或正常,他们的寿命没有明显差异。此外,没有任何具体死因——诸如心脏病发作或癌症,与胆固醇的高低有任何关联(由于所有关于胆固醇对人体不利的研究都基于对男性的研究,因此这一研究结果尤其显得重要)。
    在男性研究对象中,调查结果有些错综复杂。男性胆固醇从一般到临界点(220-240)的死亡率与胆固醇较低者(160-200)相同,而胆固醇非常高或非常低的人则死亡率较高。胆固醇低于160的男性死于各种原因的可能性要高出17%,正如胆固醇很高(240以上)的男性一样。
    这一调查结果发表在权威杂志《循环》(Circulation)的1992年9月刊上,其中载有有史以来所搜集的最全面数据。研究结果猛烈抨击了关于脂肪和胆固醇都是“坏东西”的常规观念,但是结果依然不够明确。对高脂肪饮食不利的证据目前依然很多,考虑到肥胖所带来的额外风险则尤为如此,肥胖在饮食营养丰富的国家是一种常见病症。根据谨慎的饮食标准,脂肪应当占整体热能摄入的30%左右。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健康饮食必须符合两个条件:(1)必须给人以心理满足感;(2)必须在一天中提供数次均衡的营养供应。这些都是最基本要求,但是在一个信奉“好”与“坏”的社会中,同时有一半的时间在吃快餐,而且肥胖、酗酒、饮食失调和快速减肥的人数都在创历史新高的情况下,则很难满足上述基本要求。从进化的角度看,我们的身体结构是可以接受各种各样食品的,不过由于营养过剩,我们适应不同食品的能力已经受到影响。
    博伊德·伊顿(Boyd Eaton)医生等人在《旧石器时代的处方》(The Paleolithic Prescription)一书中指出,所谓原始饮食与现代饮食相比,含有更多的维生素和矿物质,而脂肪、蛋白、盐、糖和热卡则含量较低。石器时代的人如同今天的大多数部落一样,吃的是低脂肪食品,其中主要是植物食品,偶尔会有一点肉或鱼。由于所有食品都非常新鲜,而且脂肪含量低,我们的祖先避免了现代饮食中最主要的一项危害——大量无用热卡的囤积。人体构造原本是可以接受各种食物的,但大自然所提供的食物很少带有集中热卡。
    硬壳果、种子和肉类是所含热能最高的自然食物,而它们在原始社会人的平均饮食中只占相对较少部分。几乎所有土著人都必须消耗大量水果、谷物和蔬菜——每天高达五六磅——以得到我们通过两三磅进食量所获的热卡。(这也说明土著人消化速度快和排泄量大的原因——每天高达四磅的粪便。)
    水果、蔬菜和谷物含有大量水分和不消化的纤维,因此,一个人要食用大量此类食物才能得到身体所需的热卡。除确保肠道获得充分纤维之外,土著人饮食还具有维生素丰富的优势:
    一小把野生绿菜可能含有人一天所需的维生素C(50-60毫克),并带有10个热卡,而一片面包、一个甜圈、一碗燕麦粥、一杯咖啡或一杯牛奶则只能满足一天所需维生素的4%,却带有500热卡。就维他命的含量来说,野生绿菜每一卡路里的热量中多出1250倍的维生素C,相较之下,多数加工食品含有大量的盐和糖,以及比例很高的脂肪。
    虽然饮食并不是百岁老人的一个显著特征,饮食不当显然与疾病和过早衰老有着明确联系。最近的统计数字表明,一般美国人的日常饮食每年超出了身体所需脂肪量的40%,多出了130磅白糖以及三到五倍的盐。65岁以上的美国人有86%患有一种或多种退化疾病,诸如心脏病、癌症、关节炎、糖尿病和骨质疏松,这绝不是巧合。虽然这些疾病长期以来被视为老年病,我现在可以将这些症状更为确切地形容为生活习惯疾病;现在有令人惊异的迹象表明,同样的疾病会发生在50岁以下的人,甚至发生在年龄更小的孩子身上。
    如果原始部落人顺利逃过童年疾病并躲开了各种事故(人在原始状态下的早年夭折的两个主要原因)会在一生当中显示出强健的体魄。相较之下,现代生活习惯则为所有年龄组的人患上癌症和心脏病奠定了基础。100年前,当美国人吃很少的脂肪和加工食品,很多纤维以及一点点白糖,慢性疾病的发病率也相应低很多。看到所有证据,恢复更为自然的饮食堪称一种积极做法。
    谈到饮食便要想到酒。数十年来,对欧洲人的研究表明,适度饮用一些葡萄酒(一天一杯或两杯)的人心脏病发病率低于嗜酒成性的人和完全不喝酒的人。尽管酒所产生的生理作用过程尚有争议,不过,酒的确可以提高HDL(高密度脂蛋白,所谓“好”胆固醇)(high density lipoproteins)并扩张血管,从而降低血压。酒可以消除心理压力,帮助舒解隐藏在内心的情绪压力。
    然而,酒的消极影响也不容忽视,酗酒问题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而且酒作为一种化学品,对脑细胞有害;它会使内脏脱水并妨碍吸收重要养分,在老年人身上尤为如此。即使少量饮酒也会导致各种癌症与新生儿的先天缺陷,更不要说大量饮酒给人造成的各种各样的疾病。如果我们回到朱伊特关于顺利活到八九十岁的老人的研究,这些人饮酒习惯差异较大说明酒本身并不是一个明确因素。唯一明确的影响是活到百岁的酗酒者不多,那些酗酒的人常常在较为年轻时就已经过世。虽然酒对健康的最大好处是心脏病发病率较低,但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说明饮酒会大大提高人的寿命。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