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松柏林光的博客

健康、快乐、幸福!

 
 
 

日志

 
 

中国两千年官场文化第一书<08>  

2013-09-14 09:09:35|  分类: 馆藏图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两千年官场文化第一书 第22节 

    这说明霍光对丙吉很放心,他希望丙吉能影响汉昭帝,使汉昭帝成为忠厚善良的人。

    丙吉,一个天性“德厚”的人,在权力核心很有分量,许多人都尊敬他,包括权臣霍光、张安世之流。

    丙吉“所积的阴德”在缓缓发挥威力。“德”这玩意装不出来,如果是装,早晚会露馅。

    丙吉因冒死保护刘询和汉武帝眼里的罪人,以至于赢得了无限风光。能做到坚守正义很不容易,能为了正义跟皇帝作对更不容易,能得罪皇帝之后一路发达非常不容易,丙吉却做到了。

    这叫人算不如天算。挖空心思,巧于算计,想博取富贵的人多了,丙吉可谓是撞在了点上。

    做人啊!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其实质朴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丙吉、霍光、张安世、杜延年都算比较质朴的人。只是在官场上混,除了质朴之外,或多或少要有些“狠毒”,这是工作的需要,不是本性使然。

    我们再看看曾经被丙吉冒死呵护的可怜虫刘询。

    他在外祖母家渡过了短暂的童年,后来因为爷爷刘据的冤案被平凡昭雪,他被官府接到掖庭抚养。

    掖庭是皇宫奴婢的居住地,也是落魄皇族的避难所,这里是皇城里最卑贱的地方。一般走进掖庭的皇族,永远都不会有出头之日。

    刘询是掖庭里身份最“尊贵”的一个,因为他是龙孙;同时,他也是掖庭里最卑贱的一个,因为他现在什么都不是,或许永远什么都不是。

    他特殊的身份只能招来别人的嫉妒与蔑视,“龙游浅水遭虾戏,虎入平川遭犬欺。”,按照“破鼓众人捶”的逻辑,刘询在这里应该很受气。

    但是,刘询似乎很有造化,他来到掖庭便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二个贵人,此人名叫张贺。

    张贺是管理掖庭的最大领导,这个人很有背景。他父亲张汤当过御史大夫,他小弟是张安世。

    张贺原是刘据的属下,当初刘据被陷害致死,他也受到了牵连,后来靠小弟张安世的关系,才勉强混了个差事。

    刘询是刘据的孙子,张贺是刘据的亲信,为了报答主子的旧恩,张贺开始精心养育刘询。

    这是刘据积的“阴德”,假设他对张贺无情,张贺对刘询也会无义。

    在张贺的呵护下,刘询渐渐长大,转眼已经到了娶老婆的年龄。

    张贺打算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刘询,于是去找小弟张安世商量。

    此时汉昭帝已亲政,张安世如日中天。这位爷之所以比大哥张贺混得显赫,就是因为大脑的质量比张贺的高。

    张安世对张贺说:“汉昭帝和刘询都是龙种,大将军霍光捧天上的龙(汉昭帝),我们就不能捧地上的龙(刘询),否则大将军会怀疑我们另有图谋。当年上官桀同燕王刘旦眉来眼去的瞎勾搭,到头来全都被大将军放倒了。所以,你把女儿许配给刘询,等于害他,也是在害我们。”

    听完这些话,傻大哥张贺才彻底看清利害关系,汉昭帝和刘询都是汉武帝的后代,双方存在着争皇位的可能性,如果刘询成为张家的女婿,他的地位会借助张安世的权势直线上升,这等于立起了一个山头。树大招风啊!还是让刘询贺默默无闻的生活吧!张贺取消了这门婚事。

    后来,在张贺的撮合下,刘询娶了许广汉的女儿。许广汉是掖庭里的小官,同张贺的关系比较铁。

    赤贫如洗的刘询终于混上了老婆,他在娶亲过程中的所有花费,都是张贺出的。这对刘询而言,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他必须把对自己有恩的人铭记在心里,有朝一日给予报答。

    张贺、许广汉、还有刘询的外祖母史家,是第一批支持刘询的人,依靠这帮人的资助,刘询才得以四处游学。

    不幸的身世和落魄的境地,让刘询饱尝了生活的艰难,也促使他悟透了许多东西。苦难是一笔财富,它能激发人的斗志,磨砺人的精神,增长人的智慧,使人更加圆滑与练达。

    刘询由于出身复杂,经历复杂,生存环境复杂,因此,他必定是复杂的人。他在汉武帝的子孙当中,刘询是最成熟、最老练、最优秀的一个。

    虽然汉武帝灭掉了刘询的所有亲人,剥夺了刘询的富贵,甚至把刘询打进了卑贱的群体,但是刘询却收获了另一种财富,那就是强大。

    汉武帝是刘询的太爷,也是刘询的仇人,还是最牛的皇帝,这三顶帽子的分量不亚于绿帽子,其中的情仇爱恨要让刘询拆解许多年,甚至一辈子都拆解不开。
中国两千年官场文化第一书 第23节 

    刘询他从小就生活在老百姓的群体里,他了解老百姓的疾苦,也能听到对官员们最真实、最暴露的评价。谁是好官,谁是坏官,刘询心里很清楚。

    汉昭帝驾崩,昌邑王刘贺被废,皇帝位子空了出来,属于刘询的机会不期而至。

    都说机遇加才干等于成功,其实这一定律还缺点东西,那就是命运。命运这玩意对人生的影响很大,甚至是彻底的影响。

    能轮到刘询做皇帝,多多少少有天命的因素。

    十七年前,丙吉救了刘询的命;十七年后,丙吉极力推荐刘询继承帝位。不管他在刘询称帝的过程中起了多大作用,他无疑是第一个举荐刘询做皇帝的人。

    十七年来,丙吉没向任何人卖弄过对刘询的恩德,人们已经淡忘了丙吉他抚养刘询的历史。

    刘询那时还是婴儿,对丙吉没任何印象,认为丙吉是个完全陌生的人。他把丙吉铭记在心,是从丙吉举荐他做皇帝开始的。

    一对有缘人,终于聚到了一起。

    为了感谢丙吉的举荐之恩,刘询当了皇帝之后,对丙吉他大大的赏赐了一番。

    从前,丙吉在监狱里抱着刘询;现在,丙吉在皇宫里协助刘询处理政务。他对刘询有养育之恩,刘询却全然不知。

    丙吉在刘询面前闭口不谈往事,他太低调了。假设他亲口告诉刘询过去曾如何如何,他那么对刘询的恩情就会贬值。

    烂在自己肚子里可以,绝不能烂在别人心里。无名英雄才是英雄本色。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刘询终于迎来了万丈光芒。今后不能再直呼其名了,应该尊称他为汉宣帝。

    汉宣帝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当皇帝,他原以为会在草莽间了此一生。突然得势令他感慨万千,他想起了父母,想起了过去所经历的困苦,想起了那些恩人,也想起了灭门的仇人。

    谁都不能恨,都是亲人,权力是无情的!在汉宣帝的脑海中,浮现出亲人们惨死的一幕。

    在汉宣帝童年的记忆里,太爷汉武帝是个超级冷酷的亲人,那种遥远的冷酷不止一次让汉宣帝他的心流血,这就是亲人吗?怎么会这样!

    他发誓做一个有情的爸爸、爷爷、太爷、甚至是老公。

    仕途第十五定律:底线

    一个人的容忍是有限度的。坚决捍卫自己的底线才能赢得尊重,不轻易触及别人的底线才能维持和谐。

    底线是什么?别人在乎的,别轻易去碰。

    狮子老虎用撒尿的方式占领地盘,假设其它同类来这里撒尿,双方将争个你死我活。有时,因为一两句话说不对付而相互较劲大打出手,旁观者认为小题大做。其实,话这玩意最容易触及别人的底线。“恶语伤人六月寒”,看来老祖宗因为说话没少打架。

    若想做个合格的领导,看清彼此的底线很重要。这是汉宣帝登基之后做的第一份答卷。

    许广汉的女儿是汉宣帝的糟糠之妻,两人结婚一年有余,并有了爱情的结晶──长子刘奭。

    昨天还是落魄王孙,今天竟成了至尊皇帝,档次差距太大了,汉宣帝把老婆儿子带进了皇宫,他要让结发妻子享受高贵女人的生活。

    汉宣帝打算把老婆许氏册立为皇后,只不过他的想法要得到群臣的认可。许氏出身贫贱,她父亲许广汉曾经因为犯罪受了宫刑,也就是被阉割了。因此,群臣比较鄙视许氏,认为许氏不配母仪天下。

    霍光的小女儿叫霍成君,年龄跟汉宣帝相仿。霍成君是上官太后的小姨,她经常出入后宫,甚至留在上官太后身边过夜。

    霍光有送女儿入宫的想法,希望女儿能成为汉宣帝的皇后,这是霍光巩固权势的手段,也是控制汉宣帝的一记狠招。

    霍光正渐渐衰老,他像秋后的蚂蚱一样,蹦跶不了几天了。在有生之年,他要给子孙万代铺好路,搭好桥。假如霍成君能入主后宫,然后为汉宣帝生一大堆儿子,其中一个儿子再被立为太子,那霍家就是最有权势的外戚。

    能实现这个目标,霍光将后顾无忧。

    群臣琢磨透了霍光的心思,认为霍成君早晚会入宫做皇后。

    汉宣帝想让许氏做皇后,霍光希望小女儿霍成君入宫做皇后,群臣夹在中间谁都不敢得罪。因此,群臣都在册立皇后的问题上闭着眼装傻。

    汉宣帝看出了霍光的图谋心思,也能看懂群臣为什么闭口不谈册立皇后的事。

    他们没憋什么好屁!在算计我!汉宣帝不想让霍光的想法得逞,假如霍光的女儿成了自己的皇后,那结发妻子许氏,还有儿子刘奭,都要靠边站,甚至会被霍光一伙害死。

    娶霍光的女儿,等于引狼入室。这是汉宣帝得出的结论。

    就这样,汉宣帝和霍光之间的斗法,在汉宣帝毫无准的情况下开始了。在这方面,他只能边斗边悟,自学成才。

    汉宣帝对霍光有所了解,此人有一颗忠心,不过私心杂念也比较重;平常做事公正,非常时刻比谁都狠;能无限容忍别人,也能置别人于无限深渊;收拾人的手段比较隐晦,收拾人的方法千变万化。

    因此,跟老霍斗法要加倍小心。他做事隐蔽,自己做事要更隐蔽;他绕弯子,自己要绕大弯子。不管老霍如何专权,不管自己这个皇帝有多软弱,自己至少要有做人的底线。老婆孩子才是至亲的人,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她们,亲情不能丢,永远不能丢。如果丢了她们,会让别人鄙视。

    汉宣帝为了能让患难妻子尊贵,大大的伤了一阵脑筋,最后终于想出了一个高招。群臣都是聪明人,汉宣帝也要玩高智商的诡计。

    汉宣帝他下了一道令人费解的圣旨,他布告天下,寻找从前佩戴过的旧剑。
中国两千年官场文化第一书 第24节 

    这是何意?群臣很快想出了答案,皇帝在表明自己不忘旧情啊!既然连一把破剑都珍惜,何况是老婆孩子呢。看来皇帝是想册立许氏为皇后!

    读懂了汉宣帝的心思,群臣联名上奏,恳请立许氏为皇后。

    汉宣帝很高兴,经过一番假惺惺的推辞,许氏登上了皇后的位子。

    汉宣帝给群臣上了第一课:要在乎情意。他也因此博得了群臣的尊重。

    刘询这小子果然不凡!这是群臣对他的评价。

    第一次斗法胜利,汉宣帝此人开始大封功臣。

    霍光、张安世、杜延年、丙吉等二十多位大臣受到了封赏。

    还有一个人也要受到封赏,此人就是许皇后的父亲许广汉,他现在是天下分量最重的外戚,号称国丈。也就是汉宣帝的老丈人。

    霍光必须想办法遏制许广汉的势力,如果许广汉成为汉宣帝的铁杆搭档,这将对霍光产生强大的威胁。

    霍光让杜延年上奏,说:“许国丈受过宫刑,不宜享受封邑,不宜参政。”

    也就是说,许广汉半男不女,不该封侯,也不该任职高官。

    对于这件事,汉宣帝做出了百分之百的让步,他只给了许广汉富家翁的待遇。原因很简单,被阉割的人不能参政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

    汉宣帝要以理服人,没理的事他肯定不做。

    看来他跟权臣斗的就是一个字“理”字。

    霍光是汉武帝指定的皇权代理人,汉宣帝年满十八岁,按朝廷的规矩,汉宣帝已经到了亲政的年龄,霍光应该交权把处理朝政的权力移交给汉宣帝。

    也就是说,国家大事应该由汉宣帝说了算,霍光可以靠边站了。

    在朝会上,霍光提出了此项请求恳请交权。

    汉宣帝坚决推辞,他说:“朕年龄还小,不懂治国。一切军政要务,还需要大将军劳神,朕信得过你。”

    汉宣帝很谦虚、很坦诚、很坚定,表现出了对霍光的极度信任与极度亲近。

    汉宣帝必须学会装傻,而且要把装傻练到最高境界,这就是他当前要做的工作。再说,他确实还是个小学生,在治国和驾驭群臣方面还需默默的修炼,他没有任何政治资本用来挥霍。

    还有一个现实让汉宣帝必须保持沉默,那就是霍光的势力太大,要让这颗参天大树倒下去很不容易。需要耐心,需要时间,需要慢慢的渗透。

    汉宣帝曾不止一次权衡霍光的实力,至少在这方面他已经吃透了霍光。

    霍光的儿子霍禹,侄子霍云、霍山,还有他的两个女婿,分别掌控着皇家卫队,同时兼职朝廷各部门的行政事务。

    至于霍光的同宗兄弟、孙子、外孙、亲戚朋友,分别在朝廷、地方、军队里任要职。还有上上下下的众官吏,不知有多少人是霍光的死党。

    假设霍大爷振臂一挥,朝廷内外会立刻云集响应。这就是盘根错节,一派独占天下。

    不过汉宣帝早就想通了,霍光已经废了一次皇帝,他不可能再废第二次,除非他想做皇帝。凭霍光的稳重与谨慎,他只敢专权,不敢篡权。只要此人不敢篡权,他的权势就到达顶峰了。

    既然他老人家孜孜不倦的卖力气干活,那就干去吧!

    别看你现在干得欢,早晚给你拉清单。

    汉宣帝决定在遥远的未来候着霍光,等他干不动的那一天,汉宣帝再算总账。

    这是汉宣帝和霍光的第二次斗法,霍光要的是现在,汉宣帝抓的是未来。

    其实霍光努力扩张权势是他一生最大的败笔,不管怎么折腾,他的小辫子都攥在皇帝手里,除非他突破极限自己做皇帝。如果没有这个胆量和野心,最好还是收敛一点。

    站在名不正言不顺的位置,行使别人家的权力,就是最大的隐患。

    霍光不是没考虑过这些问题,他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进就要谋逆,退就要让权,两条路都是刀山火海。他像离弦的箭一样,无法停下来,只能任由自己向前冲。

    霍光研究过汉宣帝,虽然这小子只有十八岁,但是他的城府很有深度,是一个绝对不能小觑的人。他知道自己在养虎。不!应该是养龙。

    这是一项危险性很高的工作,霍光必须认真思考一下今后的路。

    经过一番苦闷的斟酌,其结论是:,霍光终于达到了做人的最高境界,他要向汉宣帝尽忠,就如同当初忠于汉武帝那样。做人无愧于心,做官刀不离手,至于未来的宿命,爱怎样就怎样吧。

    春秋赞同和平共处干实事,春秋更反对机关算计搞内斗。但是,春秋曾因此受了诸多伤害,栽了无数个跟头,我们不能因为美好浪漫的理想而忽略这个生存环境,人性多种多样,大概率不都是孔子吧!

    只顾低头拉车(实干家),不抬头看路(搞好人脉),是不行的,大大的不行。把人搞定才能把工作干好、吃好喝好、少生闲气少扯淡。

    其实春秋写作的目的是研究怎么做人的问题,怎么做人才最实惠。并且,对于那些肤浅阴恶的勾当要嗤之以鼻,此手段只可防身,不可害人。

    比如种庄稼,让庄稼长好总要把所谓的天敌除掉。

    搞定自己,搞定人脉,才能搞定你的理想和事业。
中国两千年官场文化第一书 第25节 

    仕途第十六定律:算账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人生总有算不完的帐,有时把一笔笔的账算清楚很纠结,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算不明白。得到熊掌,须同时兼具放弃鱼的决断力,虽然两样对你都很重要,如果不放弃一样就什么都得不到。

    坐在领导的位子上需弄明白两个问题:

    1、别以为说什么都算数;

    2、别把所有便宜抓在自己手里。能坐稳领导的位子就是大便宜,所以该对下属让步时不要吝啬,甚至是伤筋动骨的让步。

    汉宣帝稳住霍光的手段不是争,而是让。他知道野兽吃饱了也会躺在一边打盹儿。这是汉宣帝即将完成的第二份考卷:如何让步。

    我们先看看老霍,此人现在是只受惊的野兽,心里很不踏实,他认为有件事自己做的有点过分,那就是“废帝”。不管怎么说大臣废掉皇帝也是千古奇闻,即便出于公心,也会让后继的皇帝恐惧。

    霍光甚至能感触到汉宣帝对自己的惧怕,要想缓解汉宣帝对自己的恐惧心理,霍光需要有所表现。

    当初废掉刘贺,表现最抢眼的就是财政部长田延年,是在这位老兄的威逼下,群臣才勉强举手通过废帝决议的。田延年的举动无异于谋反。

    老田是霍光的枪没错,但这杆枪喷出的火力太猛了,要想让汉宣帝有安全感,这杆枪必须扔掉。

    霍光决定用废枪的方式表忠心,结论就是:田延年必须死。

    不久,有人告发田延年贪污公款三千万,于是老田被霍光双规了。

    所谓贪污受贿罪,是封建政客们清理门户的一种手段,是解决政治争斗的一种方式,惩治贪污不是目的,借机收拾人才是目的。

    总之田延年就要挨批斗了。

    田延年是霍光得力的死党谁都清楚,田延年被办的根源谁都不清楚。像田延年这么高的职位,贪污三千万铜子只是小钱,死与不死就在于霍光一句话。

    为了表示对田延年的爱护,霍光问他:“你有没有贪污,说实话。”

    田延年死不认账。

    霍光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

    田延年仍不认账。

    有人劝霍光说:“田延年在废昌邑王刘贺事件中没少卖力气,您高抬贵手吧!”

    霍光捂着胸口说:“是啊!直到现在我的心还在颤抖,田延年太神勇了。”

    老霍的一句话,否了田部长的所有功劳,也否了他们之间的革命友谊。

    田延年以为自己死不认账,老领导就会想办法救他,没成想老领导会“刀切豆腐两面光”,皇帝那边去买好,自己这边要封口。

    看来活是不可能了,田延年不想下大牢受辱。你霍光也太狠了,翻脸无情,老田延年在无限怨恨中自杀了。

    这是激进派落得下场,在废帝事件中冲在前面,死也不会落在后面。人干事不能太绝,否则将自废前程。

    有人下地狱,自然有人会上天堂。黄霸最近就中了“头彩”,连续被汉宣帝升官,他自己都搞不清这是为什么。

    黄霸升官记震动了官场,也震动了霍光。老霍为此大动脑筋,开始深入研究汉宣帝为什么频频出手提拔这个黄霸。

    黄霸高升的原因很简单,汉宣帝在老百姓圈子里混了近二十年,虽然突然爆发当了皇帝,但是审视官员的角度还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他憎恨执法严酷的官吏,喜欢执法公平、执政宽和的官吏,而黄霸就是这样的好官,他在老百姓圈子里的口碑极好。

    因此,在汉宣帝的关照下,黄霸调进了中央,出任司法部的副部长。他在这个位子上迅速干出了政绩,全国的大案裁决得相当公正,司法界都竖起了大拇指。

    汉宣帝为此再次提升黄霸,安排黄大人出任丞相的第一副手,其升迁的速度大有取代丞相总领百官的味道。

    汉宣帝只想重用好官,为老百姓造福。霍光却不这么想,他认为汉宣帝在否定自己的执政原则。

    当年汉武帝执政严苛,无限忠心于他的霍光也执政严苛,这叫一脉相承,你办事我放心。霍光手下的这帮官员,大多都是酷吏。

    而黄霸,一则不是霍光的人;二则是和老霍唱反调的人。

    老霍要求执法严,黄霸偏偏执法宽;老霍要求治民狠,黄霸偏偏宽和治民宽,这是两条政治路线。

    汉宣帝凶猛的提拔黄霸,表明这小子要另立山头,在树大旗,在扩充属于他的圈子。

    再有一点,汉武帝杀死了汉宣帝的全家,汉宣帝对这位老祖宗没什么好感,而霍光却是汉武帝的忠实信徒。

    基于以上的考虑,霍光得出一个结论:汉宣帝要和自己对着干。

    人心隔肚皮,汉宣帝在无心插柳,霍光要用心栽花。

    霍光必须想办法警告一下汉宣帝,让这个毛头小子收敛一点。

    就这样,霍光同汉宣帝展开了第二三次斗法。

    霍光请示汉宣帝,要求为汉武帝设置“庙乐”。我们都知道村民死了父母,要花钱雇“吹鼓手”折腾折腾,这是儿孙对死者的尊重与推崇。

    皇帝要为死去的祖宗修建供奉灵位的庙宇,并且在重大的祭祀活动中,要演奏专门的哀乐。普天之下,只有神和死去的皇帝能享受这种待遇。不过,不是每位死去的皇帝都能享受“庙乐”,只有功德无量的死皇帝能享受“庙乐”。

    在汉武帝之前,能享受这种待遇的只有三皇五帝,包括刘邦、文景二帝的祭庙里都没设置“庙乐”。

    霍光提议为汉武帝建立“庙乐”,说明汉武帝的功德可以和三皇五帝比肩了。

    霍光猛抬汉武帝的企图,就是在暗示汉宣帝,别拿豆包不当干粮,你汉宣帝再牛还能超过老祖宗吗?请不要破坏老祖宗确立的施政纲领。有我在,这个国家必须实行法治。

    汉宣帝很快领悟了霍光热捧汉武帝背后的鬼把戏,这老东西搬出祖宗来压我,我提拔黄霸,他吃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